Office学习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天猫转让 >

天猫转让

一碗杀猪粉引发的商标权之争

发布时间:2022-11-22天猫转让评论
潇湘大地,一小碗米粉,夹杂着三湘四水的韵味,滋养着每一个湖南人。中国的一些知名品牌往往因为家族传承和商标保护意识淡薄而没有注册,老字号的经营者也往往基于商业道德在

v2-da2e92aad35c6f12fffae94230bbc54a_r.jpg

潇湘大地,一小碗米粉,夹杂着三湘四水的韵味,滋养着每一个湖南人。中国的一些知名品牌往往因为家族传承和商标保护意识淡薄而没有注册,老字号的经营者也往往基于商业道德在各自的地理区域和使用区域和平共处。然而,在现代商业模式的冲击下,面对更大的商业利益,搁置的问题又被翻了出来。近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郴州白露塘杀猪粉商标侵权案进行二审审理,明确了商标侵权纠纷中在先使用抗辩的理解和适用,为进一步保护餐饮行业老字号商标,维护地方特色餐饮产业,守护地方特色餐饮文化提供了实践参考。

2018年7月7日,熊注册了第25138470号“白露堂杀猪散”文字商标,核准使用商品/服务为第43类:酒店;餐馆;快餐店;移动食品供应等。商标有效期至2028年7月6日。2020年11月13日,原告湖南白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白鹭公司)取得该注册商标。经过广泛的宣传和使用,“白露堂杀猪粉”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2021年3月2日,原告起诉被告“王集粉馆”(经营者:王某)自2020年7月成立以来,在其经营场所显著位置使用“白露堂杀猪粉”商标标识。

此前,段某祥与段某帅共同经营的“郴州市北湖区白鹿塘杀猪粉恒隆店”于2016年12月12日取得营业执照。其经营场所销售杀猪粉,并突出“白露堂杀猪粉”商标标识。2020年7月10日,段某祥将“郴州市北湖区白露堂杀猪粉恒隆店”店铺以5万元转让给王。当日,王某与段某帅、黄签订《餐饮合伙经营协议书》,约定在郴州市北湖区白鹿堂杀猪粉恒隆店原店共同经营白鹿堂原粉店(以下简称粉店)。2020年7月21日取得个体工商户工商营业执照,经营者为王,经营范围为餐饮服务、预包装食品销售。原“郴州市北湖区白露堂杀猪粉恒隆店”已于2020年8月26日注销。

2021年3月2日,原告经公证取证,确认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场所的店铺招牌、收银机上显著使用了“白露堂杀猪粉”商标标识。随后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费用共计5万元。被告认为其所使用的“白露堂杀猪粉”标识是原“郴州市北湖区白露堂杀猪粉恒隆店”在2016年使用的,故提出先用权抗辩。

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接受该店后,对郴州市北湖区白露堂宰粉恒隆店享有优先使用权,原告无权禁止被告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上述标识,判决驳回原告白露公司的诉讼请求。白鹭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被上诉人与原“郴州市北湖区白露堂杀猪粉恒隆店”是两个独立的经营主体,其经营者与个体工商户的品牌名称不同,两者对“白露堂杀猪粉”商标标识的使用不能相互替代。原“郴州市北湖区白露堂杀猪粉恒隆店”对“白露堂杀猪粉”商标的在先使用,因其转让、注销已中断。被上诉人作为独立的经营主体,于2020年7月开始使用“白露堂杀猪粉”商标,其使用行为未取得任何授权,且涉案“白露堂杀猪粉”商标经案外人核准注册后,因此,被上诉人的现有证据不能满足商标权先用抗辩成立的条件。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商标先用权抗辩的成立与本案事实不符。被上诉人已取得“白露堂杀猪散”商标,且仍在有效期内,故应保护相应的合法权利。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1。撤销一审判决;2.王集粉馆立即停止侵犯白鹿公司第25138470号“白鹿堂杀猪粉”注册商标;三。王集粉馆赔偿白鹿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共计3万元;四。驳回白鹭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曾志艳认为,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实行商标注册制度和先申请原则,强调注册保护,申请在先。055-79000在2013年修订时,在第五十九条中增加了第三款: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商标注册人之前使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的。

商标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具有一定影响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的区别标记。该条款就是商标在先使用制度,其价值在于平衡商标在先使用人和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之间的利益,从而保护已经在市场上产生一定影响但尚未注册的商标所有人的权益。这一制度的实质是赋予商标在先使用人抗辩权,以对抗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提出的商标侵权指控。

根据这一规定,构成商标的在先使用应当符合下列条件:1。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2.在先使用应当早于注册商标的申请日;3.较早使用的商标有一定影响;4.在原始范围内使用。其中,法律没有规定如何确定在先使用的范围。关于在先使用的法律要求,在具体适用中,可以结合商标的基本原则和本条款的立法目的来理解“最初的使用范围”。

二审判决结合在先使用制度的立法目的、制度价值和具体案件事实,着重准确把握商标在先使用主体的判断逻辑、判断规则、认定标准等问题,从而及时保护商标权人的合法权利:

首先,从逻辑上讲,主张先用的范围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综合判断:先用的主体、先用的商品和服务、先用的地理范围、经营规模。其中,在先使用主体的判断是判断是否属于商标在先使用的前提条件,应当严格把握。

其次,就判断规则而言,主张在先使用必须限定在原有的商品和服务范围内,不能超出原有的商品和服务范围,否则就违背了商标分类注册的制度价值。根据《商标法》规定的原范围的本意,可以看出,商标的在先使用必须限于原商品或者服务上使用的商标,不能扩展到类似商品或者服务以及以前未使用过的类似商标。事先使用不得超出原有的地理范围和经营规模。主张在先使用抗辩的主体使用的商品和服务与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使用的商品和服务不一致的,或者超出在先的地理范围和经营规模的,不在原使用范围内使用。此时,商标在先使用抗辩不成立。与此同时,很明显,即使是

商标使用行为的主体是在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在使用该在先标识的主体的原经营地址和经营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在先标识。但如果两个主体不是同一主体,或者被诉商标使用行为的主体不是在先使用人授权的主体,也超出了商标申请注册前的在先使用范围,此时商标使用权的抗辩就不能成立。

再次,关于在先使用主体的认定标准,主张在先使用的主体必须是在先使用人或者在先使用人授权的主体。我国民法典规定,个体工商户列在自然人一章。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规定,在诉讼中,个体工商户以营业执照上登记的经营者为当事人。有字号的,以营业执照登记的字号为当事人,但应当同时注明字号经营者的基本信息。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个体工商户与其经营者密不可分,两者之间存在高度重合。个体工商户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个体工商户经营所产生的权利和义务最终由其经营者承担。对于商标的在先使用,个体工商户的使用行为可以认定为其经营者的使用行为,应当认定为同一主体的使用行为。但是,当个体工商户的名称和经营者发生变更,且后一经营主体未获得前一经营主体的授权时,则后一经营主体和前一经营主体是两个独立的经营主体,其使用行为不能相互替代。即使后一商事主体在原经营地址和经营范围内继续使用在先标识,也应认定为超出了商标申请注册前的在先使用范围。

我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的在先使用,主要是指在原使用范围内对同一主体的连续使用。通过保护在原有范围内继续使用其有影响力的商业商标的在先使用人的利益,商标先占制度旨在平衡和公正地保护商标注册人和在先商标使用人的利益,确保公平有序的竞争,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本案主要涉及《商标法》第59条第3款“原始使用范围”的适用,明确解释了在先使用人的判断,对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

“最初使用范围”的确定应结合条款的立法目的、商标本身的特点和经营活动的特点综合分析。关于商标先用权抗辩中“最初使用范围”的确定,司法实践中在确定“最初使用范围”时考虑的因素很多。有只由单一因素定义的情况,也有多个因素共同定义的情况。更多考虑的是trademar的地理范围和模式

但是,如果经营主体发生了变化,使用原经营主体而产生的商誉以及标识与商品的关联就不能与受让方发生关联,当然由受让方享有。即使后商主体在原经营地址和经营范围内继续使用在先标识,也不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在原经营范围内继续使用商标”的情形。至于本案的注册商标,仍然有效,其相应的合法权利应当受到保护。被上诉人在后来设立的餐饮服务、经营场所显著使用与上诉人“白露堂杀猪粉”注册商标完全相同的商标标识,容易给公众造成混淆。

主张在先使用抗辩的主体往往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在先使用抗辩的裁量不仅涉及当事人的商业利益,影响市场的公平竞争,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关系到社会公共利益。本案判决平衡了注册商标的保护与先用商主体利益的保护,通过在利益冲突中界定保护边界来规范市场主体的经营行为,从而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实现公平正义的目标。(记者刘沁陶玉文)

广告位

热心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