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e学习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天猫转让 >

天猫转让

网店出售真二代身份证 卖家说可先验真伪后付款

发布时间:2022-11-28天猫转让评论
经过近半个月的暗访,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二代身份证生意已经形成产业链,不仅货源稳定,生意也很红火。在贾广场附近,一名男子正在向记者兜售二代身份证。 只需一个电话就能

2019042923.jpg

经过近半个月的暗访,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二代身份证生意已经形成产业链,不仅货源稳定,生意也很红火。在贾广场附近,一名男子正在向记者兜售二代身份证。

只需一个电话就能轻松买到正版二代身份证。记者经过十多天的调查发现,除了在街上买到真身份证,其实还有网店在卖身份证。只有在交易的时候,你必须拍下用作封面的衣服,然后才能收到身份证。

记者多次尝试后发现,这种交易在网上也是存在的。当百度输入“买卖二代身份证”等关键词时,搜索页面上立刻弹出几个打着“真实身份证贩卖中心”旗号的网站,这些页面的显著位置都显示着客服人员的QQ号。

记者添加了其中一个QQ名“身份证销售中心”,对方QQ签名栏居然明目张胆地写着“大量出售二代真身份证,一手货源,诚信服务,信誉第一”。其QQ信息显示,对方性别为男,现年26岁,所在地为广东阳江。

“这些都是别人丢失的真实身份证。”一看到记者咨询业务,对方QQ马上回复,大力保证其出售的身份证真实有效,在办理银行卡、乘坐飞机等实名制业务时可以使用。然后提供QQ空间两个相册的链接和密码,让记者进入相册选择自己的身份证,选定后再联系。

记者发现,其中一本相册里有404张男性公民身份证照片,按照身份证主人的出生年份分类,大部分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另一个空间的相册都是女性公民身份证照片,也是按出生年份分类,大多是80年代的。对方告诉记者,这些身份证基本都是别人丢失或盗走的。他通过特殊渠道购买,然后出售,可以保证不是伪造的。

当记者在QQ上表示已经选好心仪的身份证后,对方马上发来一个某知名网购平台的链接。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件500元的短袖t恤。对方还告诉记者,外套只是替代品,这件衣服可以直接拍照。他送货的时候会把记者选的身份证发过来。

记者注意到,这家网店只出售这款t恤和售价500元的二代身份证保护套,没有其他商品出售。截至今年12月4日,已售出48件售价500元的罩衫(即出售的二代身份证替代品)。

“这些身份证我们都验证过了,都是有效的。”卖家告诉记者,收到货后可以先验证是否有效,然后再去网上确认付款。"我相信你在收到货物后一定会很快与我们合作."

经过讨价还价,对方答应以450元的价格卖给记者。12月3日,记者拿着一张身份证,第二天下午送到了家里。记者注意到,快递单的寄件人地址栏写着湖南怀化,身份证用一张硬纸包着,在移动自助图书馆机上也可以读取。

事后,记者通过相关部门查询了解到,购买的两张身份证上登记的信息真实有效,可以正常使用,身份证的主人也没有挂失。

12月3日下午,记者拿着券商唐提供的二代身份证到的几家宾馆、石牌东路的一家网吧和一家火车票代售点办理相关业务时,工作人员没有提出任何问题。记者还注意到,身份证上的信息,包括身份证主人的头像,都显示在网吧吧台的电脑上。

11月29日上午,记者在哨所顶端的一座天桥上看到了一张印有“证书和印章”的卡片。

记者提出购买真实的二代身份证,头像要和自己的相似,出生年份要在1980年以后。

大约一小时后,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出现在

当记者要求当场选择身份证时,他表示自己身上没有“货”,但可以根据记者提供的照片回去找。“出生年份从60年代到90年代都有,但估计他要跑好几个地方才能找到合适的。”

记者说不能给他照片,提出和他一起去选,他拒绝了,因为带陌生人去那些地方不方便。

男子盯着记者看了一会儿,说应该能找到头像差不多的身份证,但要先收100元起的押金。经过一番交涉,终于收到了50元起的定金。

“你放心,收到定金后我会帮你找,最早晚上会有消息。”该男子自称唐(后被警方证实,该男子实际上是李),并要求记者回去等他的电话。然而,在随后的一天半时间里,记者多次致电唐,他均表示尚未找到合适的。

就在记者以为自己“打了”的时候,11月30日晚,唐打来电话,通知他找到了合适的身份证。并预约12月3日上午发货。

12月3日,唐和记者在广场西北门。这一次,他身上背了一个黑色的挎包。他一见记者,就从裤兜里掏出三张二代身份证。“这三个头像都和你的差不多。你想要哪一个?”

记者注意到其中一个身份证头像真的很像自己,就想买。仔细一看,过期了。

唐的脸色变了,突然拿回身份证:“我说的是真的是真的。我还有别的事,没时间跟你核实。请赶快付钱给我。”

记者跟随唐走进广场,边逛边试探性地说:“把那个过期的身份证卖给你,200元怎么样?”

“过期的证我不要了,就要那个被挑出来的。”记者继续耍花招,但还是拒绝验证才付款。此外,他走到贾政广场东南门,坐在花坛边上,挥手让记者离开,并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去见其他人。

随后,唐提出核实后再加200元才付款。记者假装没有身份证,要求唐退还押金50元。

唐一听要退钱就更不耐烦了:“退钱?这怎么可能呢?这几天帮你跑了那么多地方,白跑了。我从没见过你这样。我说这是真的,但这是真的。问问其他做这个生意的人,怎么才能验证后再给钱?”

记者继续和他讨价还价,最后,唐终于同意以450元成交,并同意记者核实后再付款。

记者随后来到附近一台自助图书馆的借书机,按照操作说明将唐提供的身份证放在机器上。屏幕上显示的姓名与身份证一致。

据警方调查,李某30多岁,王某21岁。他们被雇佣了。王曾经是一个流浪汉,他被李雇来散发假卡,每天工资50元。为方便业务往来,李还在石牌村为王某租了出租屋,并为其配发了一部手机。

李曾经当过两年兵。退伍后,他回到家乡结婚生子。目前,他有一双儿女。大儿子三岁,小女儿才几个月大。

很多年前,李曾经卖过假证,但他知道自己犯法,很快就收手了。我想找一份工作来养家,但一直没有找到。女儿的出生让他觉得生活负担更重了,所以他决定重操旧业。三个月前来到广州,开始卖假货。

目前,天河区警方已以涉嫌伪造居民身份证、国家机关印章罪对李某、王某刑事拘留。

广告位

热心评论

评论列表